客服热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黑金变白菜 内蒙古三成煤企亏损

 汽车行驶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到鄂尔多斯准格尔旗的公路上,往日熙熙攘攘的拉煤车不见了。

    进口煤冲击、价格下滑、产能过剩、税费高攀……煤炭业正在挥手告别“暴利”的黄金10年。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的数据,1~3月,内蒙古煤炭行业继续呈低位运行态势,主要经济指标持续下滑。煤矿企业亏损面32.65%,全区煤炭行业亏损总额15.83亿元,同比增长31.76%。

    高压下的煤企出路何在?业内人士指出,靠煤炭产量与价格拉动经济的模式已难以持续,内蒙古亟待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多元支撑体系,从而实现资源产业向资源深加工产业和非资源产业的延伸。

    国有煤矿微利运行

    中国神华哈尔乌素煤炭分公司哈尔乌素露天煤矿位于准格尔旗,胡金虎作为该矿矿长,感受到近年来煤矿行业的萧条。

    “由于外运量减少,现在很少从公路运煤了”。胡金虎坦言,当前神华集团在鄂尔多斯煤产区拥有的国有自建铁路运力有近1/3给了地方煤矿,基本可以满足地方现有煤炭产能外运需求。

    外运量减少的背后是整个煤炭行业的不景气。胡金虎说,国有煤矿尽管经营上有困难,但相比地方民营煤矿的日子要好过一点,目前,部分地方煤矿已经停产或半停产。

    来自鄂尔多斯煤炭局的统计显示,截至3月底,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所有生产技改煤矿中,1/5以上的煤矿停产,1/5半停产,露天小规模煤矿全部停产。2014年一季度价格、销售持续下降使当地煤炭行业进入最艰难时期。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的数据显示,1~3月,内蒙古煤炭行业继续呈低位运行态势,主要经济指标持续下滑。煤矿企业亏损面32.65%,全区煤炭行业亏损总额15.83亿元,同比增长31.76%,

    胡金虎说,鉴于国外进口到港煤价低于国内煤价的实际,3月1日,神华集团对所有的动力煤用户给予价格优惠下调了煤价,神华集团所属煤矿担负着国家计划任务,降价就是为国家作贡献。“要保证电价的稳定,首先要稳定煤价。”胡金虎说。

    他解释,由于神华集团所属煤矿的销路针对长期协议电厂,执行的是国家计划价。目前,发热量5500大卡(发热量每相差100大卡,价格相差13元)的原煤从一季度的约568元/吨降为530元/吨。降价后,哈尔乌素露天煤矿的经营状态是微利运行。

    对于盈利状况,胡金虎说,哈尔乌素露天煤矿担负着年产3500万吨煤炭的任务,按照财务分析成本为176元/吨,车板价(煤炭装上火车或汽车的价格)220元/吨,之所以能正常组织生产,主要是资源回收率高,达到了96.5%。

    年产煤炭3400万吨规模的神华准能黑岱沟露天煤矿的总工程师武占宽告诉记者,黑岱沟露天煤矿4900大卡的煤炭生产成本为153元/吨, 车板价为166元/吨,由于原煤发热量和运距、剥离量和分摊折旧的不同,黑岱沟露天煤矿与哈尔乌素露天煤的效益不尽一致,总体由于产能大、回收率高,成本 控制在微利区间。

    “国有煤矿在微利运行”。武占宽说,准能公司煤价平均降了38元/吨,盈利区间大幅收窄,为了降低成本,黑岱沟露天煤矿出台多个管理办法,千方百计节能降耗。

    胡金虎认为,煤炭价格530元/吨已经接近底线,煤价再跌30元/吨,哈尔乌素露天煤矿可以保持盈亏持平,但地方规模小的煤矿随着煤价的下跌,就没有能力组织生产了。

    胡金虎解释,由于规模小,生产成本高,目前鄂尔多斯煤炭规模处于120万吨/年到200万吨/年的整合煤矿已几乎全部停产,部分规划整合中的规模为200万吨/年到500万吨/年的煤矿部分停产或半停产。

    地方煤企陷入困境

    “降价是不得以而为之”。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进口动力煤到中国港口的利润在30元左右,降价是抑制进口煤救活国内煤炭市场的一个国家策略。

    这位人士表示,降价对规模在500万吨/年以上的煤矿降低了利润,同时对于国内煤矿的再整合,科学地利用资源,加快资源就地转化,转变生产发展方式有诸多利好。

    谈到市场需求,这位人士预测,在价格杠杆的作用下,部分规模小的煤企必然要被重新组合,当市场产能与需求对等时,煤价就会定在合理区间。

    当下, 随着国有煤矿下调煤价,地方煤炭企业也陆续调整外售煤价。准格尔旗煤炭局提供的信息表明,当前伊泰、满世等鄂尔多斯当地的大型民营煤炭企业自有500万吨/年以上规模的煤矿有承受降价压力的生产条件和资本,同时在政府层面,正在积极协调地方煤炭的外销。

    “今年随着政府铁路运力的调整,地方生产出来的煤基本在周边销售或上站从铁路运走了。”伊泰集团准格尔旗红井塔一矿的负责人王苏宏说。

    他说,煤价下跌后,大煤矿销路不畅。规模小的煤矿因为回收率低、设备利用率低、损耗大,生产一吨亏损一吨,只能选择停产。

    目前红井塔一矿生产规模为500万吨/年,由于产能上去了,生产成本可控,目前市场煤炭价格与国有煤企的计划煤价基本持平或略高,但销售市场疲软,依然是买方市场定价。

    来自秦皇岛煤炭信息网的数据显示,目前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的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为532元/吨。

    王苏宏称,进入4月,红井塔一矿的坑口价(在坑口交易的价格)是240元/吨,成本在140元/吨上下,包括各种费用在内,利润较往年下降近60%,受到销售市场低价低迷的影响,地方煤企陷入生存困境。

    “资源换投资”承接非煤产业

    近年来,内蒙古一直在转型升级的路上探索。

    转型怎么转,升级往哪儿升?这不只是企业思考的问题,也是各级政府部门思考的问题。

    久泰能源内蒙古有限公司位于鄂尔多斯市准格尔大路工业园区,于2007年8月开工建设, 2010年10月建成投产。该公司副总经理段永升介绍,与化工大省山东相比,内蒙古发展化工企业有先天的优势,制造甲醇的基础原料是煤,2.1吨煤产出1 吨甲醇,5500大卡煤内蒙古价格360元/吨,山东价格800元/吨,内蒙古每度电0.42元,山东每度电0.75元。

    久泰能源年产100万吨甲醇项目是目前世界上煤基甲醇单套规模最大的装置,成本优势使久泰能源的市场竞争力较强,每吨甲醇的纯利润随着市场的波动能够达到700元~1000元。

    久泰能源能够在内蒙古落户得益于内蒙古提出的以“资源换投资”承接非煤产业的政策。

    根据4年前《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资源管理的意见》的规定,符合国家和自治区产业政策,一次性完成固定资产投资额40亿元以上的新建大型装备制造和高新技术项目,按每20亿元配置1亿吨煤炭标准,单一项目配置煤炭上限为10亿吨。

    所谓煤炭资源配置,即将处置权交予企业,但是企业是开发还是变卖,意见并未作出明确规定。

    从过去简单地鼓励卖煤、卖资源,到现在倡导发展煤炭深加工、延长产业链,内蒙古各级政府对煤炭、煤化工的政策导向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变,这与其加快发展现代煤化工、建设国家现代煤化工生产示范基地的方针无疑是契合的。

    4月3日,内蒙古提出,要用3年时间,集中力量打好重点工作、重点项目攻坚战。其中,建设保证首都、服务华北、面向全国的清洁能源输出基地和全国重要的现代煤化工生产示范基地,成为重中之重。

    2013年,国家累计核准和发放“路条”的内蒙古重大能源化工项目有40项,总投资5000亿元以上,包括总产能280亿立方米的6个煤制 气项目、伊泰2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中天合创360万吨/年煤制甲醇再生产140万吨/年烯烃项目、中电投80万吨/年煤制烯烃项目等。

    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主任梁铁城表示,内蒙古掌握了100多项煤炭深加工利用专利技术,已经建成140万吨煤制油、106万吨煤制烯烃、20 万吨煤制乙二醇、13.3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的生产能力,已经具备了大规模产业化发展的基础和条件。当前,内蒙古正在编制清洁能源产业发展规划和现代煤化 工产业发展规划。

    业内人士认为,从经济效益来看,煤炭制成甲醇,是煤炭价格的4倍;甲醇制成烯烃,是甲醇价格的3倍,煤化工的转换有效实现了把产品附加值做大的目标。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从转型中获利的基本上都是煤炭巨头,中小型煤炭企业还在转型的十字路口徘徊不前。一向被业界称作“船小好掉头”的中小型煤炭企业这次并不知道究竟该“调”向哪里?

    段永升建议,鄂尔多斯发展一些轻工业如塑料、农药之类,作为煤化工企业的下游产业。在鄂尔多斯采访期间,多位业内人士指出,鄂尔多斯的优势是煤,依托这一先天资源,做精做细,才是煤企转型的方向。记者 李玉波 通讯员 王林喜